星期二, 8月 19, 2008

暴風圈離開

很久沒有放任自己,在失眠的夜晚裡下床、做事想事。

太理性,知道這夜裡不躺著、安靜著等待飄忽的昏迷降臨,賠上的將是大半個明天。

賣命地做完一個大作業,倒沒有去掉半條命,但感覺失去大半的自己: 感覺自己懂事些、冷漠多了,好像知道怎麼對自己殘酷及保留,也更能甘心捨棄那些顧及不著的。這樣一個不屬於興趣的必修作業實在也不需要太用心力,只是自然便用上了。倒仍是克制不了賣命的習慣。只要一面對就賣,很廉價、無追求的命。


糟糕,現在照片一裁切,覺得牠像隻大白鼠。

我做的是水文調查。見水中魚兒成群,悠游或逆流而上自然會感覺開心: 這溪流段是有生命的! 若是溪岸甚至溪底受人工改造或影響、限制、截彎取直,結構單調、死氣沈沈,心情也會煩躁,並且工作量會增加。田野調查最後一天,卻見水裡有別樣生物,我驚訝地看著牠,鏡頭追問,"你在那裡做什麼?"

溪流的整治目標會因所在位置條件有所區別,通常會區別森林、曠野與聚落。這種畫面,實在也只在聚落裡見得著。在德國確實是不容易吃到魚啦! 鄉下貓真悍,自力自強哪!


各自的腳步

世界的腳步
我的腳步我的願望
睡眠和清醒

二十四小時
是不相協調的






1 則留言:

Shu-Mei 提到...

我也被這下水的貓嚇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