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14, 2008

誰來一起晚餐

這約莫兩年來,很享受請朋友來家裡吃飯這件事,可以興味濃厚地從構思菜單玩到佈置、燈光和音樂,樂在過程。這麼一寫可能會被人客發現我有差別待遇...不過,人生的真相就是這麼殘酷,當心思回到自己的路上後,我也少有將自己的精神和時間透支的傻勁了。後來多半是邀朋友來吃偶爾想認真(試)做的一、兩樣的主菜,其餘隨意;廚房若是空著便在廚房餐桌邊吃了;主人覺得惓了,就請客人也早早回家休息。

然而,不要說是對不同時期不同朋友的待遇有別,對自己和對朋友差別才算是大。
我被鑑定為好養的小孩,冷掉的菜都可以吃得津津有味,只要是用愛心做的菜,就是好菜。我自己感覺,只要食材新鮮,簡單調味,簡單煎煮炒熟,加點蔬菜的香甜,能錯到哪裡?即便持這樣的清淡低標,我還是可以煮出不堪入口的食物——過往課業重時,彷彿也會把焦躁煮進去,難吃至極。那時覺得有餓感實在是件麻煩事,很想要有小百科裡那給太 空人還是未來人們吃的營養丸,我做的又不一定比那個好吃,卻還花時間呀...吃飽暖了胃還嗜睡,與咬乾巴巴而"冷靜抑制"全麥麵包三明治的德國人相較,一餐就產生至少兩個小時的落差。
因為自己很容易被滿足,對柴米油鹽的事情,所知膚淺表面,更不清楚,如何做出讓別人也覺得好吃的菜。食材一定會買比較好的,絕對新鮮。然後用充份的時間,慢慢料理,常常要在廚房和電腦兩邊跑,一有什麼不明白,就google,多元可比較,運氣好還有精美圖片,比媽媽還好用。

我挑選的人客通常具備隨興的性情,端什麼上餐桌,都會乖巧高興地說好。邀請的朋友多了,偶爾也有意外。像昨晚那位剛認識的朋友,喝了湯之後,才告訴我她怕胖不吃飯的... 啊,我居然請一個怕胖的人吃飯,而且還首度嘗試炸排骨,這輩子第一次用這麼多油做一道菜,熱量想必好高不說,在她面前我還不好意思添第二碗飯...好壓抑。餐桌上一句「怕胖」,讓我想起一個最最隨興的朋友,大概是第二次來我這裡吃飯時,從開飯前我們就天南地北地聊開了,開動後,吃了幾口客人他說:「我很好養,什麼都吃。」
...
萬箭穿心啊...

2 則留言:

Sophie 提到...

Dear 薰文:
作菜的時候,感覺就像實驗。可以自己準備食物的時候,也表示了一種優雅的閒情...所以心裡會有淡淡的幸福感...看妳以"玩"的心情來看待作菜,想必也還蠻開心的吧!*^_^*因為某些因素,今年沒辦法出國了...不過爸爸過60歲生日、弟弟要結婚、還可以玩姊姊的小孩,其實還蠻有些事可以作的...希望明年有機會再去歐洲!宜欣

shyuenwen 提到...

:)就像妳說的。
我想,妳一定會再來歐洲的。什麼時候都沒關係呀! 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