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5月 21, 2008

姿態

誰都有過去。

雖然不上不下不夠格學老生常談,卻已經經常使用到這年紀,如何如何的句型。
也就是緊握這一把年紀,這一把過去,我們格外勇敢又擁有格外多的複雜傷懷。十年前,我們在磚紅色的美麗建築裡鑽進鑕出,如果拉出那軌跡不知道多麼好看,而十年後,我們在古老歐洲,沈沈定定。

過去不只是不再的事。記性再差也不會忘記。
過去是永遠的,題材。因之我們才有故事,身後追隨那樣好看的軌跡。


幸福無邊地借到雲門舞集,觀看卻不專心。

雲門的獨特姿態,與我的思路一拍即合。也許因為熟悉的身型與臉龐,感受共同的文化故事,很容易忘記舞作的視覺性和整體結構,思想整個浸淫,不知不覺以為,那些姿態便是自己的思想。
有一次,和一個學畫的大陸朋友看雲門的舞作,看完我說,好的藝術品總是觸動人想得很多,我大概只看到三分之一,其他都是自己的想。他同意。他能畫出與知覺很棒的畫,那我想,在畫的世界大約也是如此。然而,或都只是我不專心的借口而已。

正在看<九歌>。
還以為沉緬在古老神秘中,還以為穿梭的現代人只是小小的厄夢。
舞至國殤,深重地道出一個一個人名,因人名是熟知的便認同了那聲音—特別喜歡雲門配合語言起舞的段落,覺得那非常敏銳感性—聲音後來摻入別的調,是閩南語或客家話的複述。逐漸,人名串起的音調勾起我對現在/當代的印象。剎時受到震撼。於是寫了這篇文章。

即便是雲門,也在過去裡取出題材。過去,要用現在去看。(為何還特別想起2046?)

有忘了現在的時候,也有把過去擱一邊的時候。
現實如我,比較看重現在和未來;現在會立刻改變我的心跳速度,未來使我困惑又興奮;這兩者都容易引起不適感。要談美感,我想,過去在本質上就是美麗的化身,是帶傷的沈靜想念,是觸摸不到的溫度,是永遠。


紅酒能不能治感冒呢?
寫文章也不是很專心,我還是回頭去把九歌看完吧
!



[後記]

1.紅酒只是紅酒自己,絕對不化痰。隔日起床,變成半啞狀態。氣管顯然變得滯礙不通。那句神奇的咒語"治療感冒最好的辦法就是忍住咳嗽",頗有意思,我就是無論如何涷不住。現世報。

2.上發條用推薦這篇文章。文章旨在勸人做勇敢有用的齒輪。若是我,還要是開心的齒輪,雖然齒輪的譬喻與開心無關,但誰敢在我這裡撒野挑剔呢?在這裡齒論還能是閃亮粉紅色的哩!


2 則留言:

Shu-Mei 提到...

感冒好點沒?人生病時更不容易專心了,但正好有病作藉口,也算是身心在討嚷著要放假嚕

shyuenwen 提到...

謝謝妳,之前沒留意到妳的留言。今天見這麼一問,想一想,終於是好了!!不會再像魚那樣講話,讓人只看見嘴巴對空開合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