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5月 09, 2008

巴黎行前 - 聖母頌(歐斯曼與艾菲爾的天堂對話)

在都市計畫者的天堂裡,Haussmann Eiffel友情爭論中。同時,他們卻也一同慶祝進攻巴士底獄兩百周年紀念日。在他們之間,在一個小圓桌(大理石桌面,平整完美)上,有個由深色和淺色牛軋糖做成的大蛋糕,營養豐富,可是顯然不易消化。他們正大塊朶飴巴士底歌劇院的仿製品。Eiffel開口: “1989年,艾菲爾鐵塔100歲老,人們傳誦它,將它以藍、白、紅三色寫上七月的天空。我將一隻鐵釘敲入你石造的世紀、我將一個點置入你的線絡、將垂直性嵌入你無止盡的擴張。1989年,人們再度發現它,為它的成就歡慶。100年來,他們視它為無用、如一隻由無數違背自然的交錯十字所組成的畜牲,如一隻無法孕育子嗣的獸。然而,它卻是娛樂建築行錄裡最雄偉壯麗的景觀、是權杖、是火炬、是頂天的大木…”

Haussmann : “是的,是沒有人為我慶生,只除偶爾在大道上的百貨公司裡。但是,有一個城區以我的名命名,而不是以你的名。關於不太有人紀念我的作品的情況,我想歸咎於長久的存在。我確確使巴黎成為一個現代城市,不是工程師忘我的展示台。我以寬敞美觀的街路打破中古世紀巷弄的曲折,我使城市各處井然有序,填補殘餘的齷齪角落,再也看不到。我創造了精巧的透視人們一再將我複製,直到今天仍是如此……” Eiffel打斷他的話: “而我,是我使人們將眼光抬高。我的視野,不像你的總停留在半層樓高的層次,實現了穿越,甚至以傾斜的視線越過屋脊到達更遠。我創造了引人暈眩的垂直性、開啟了高塔的世紀與對物體目標的掌控權。

鄰桌有一個年紀較大、穿著格子襯衫戴著粗框眼鏡的男人留意著他們的對話,不發一語。他繪製著一奇特的景觀 : 一個由一條頗寬的河流蜿蜒流經的大山谷,高大四方狀的房舍沿一筆直的線上豎立,許多高速公路。聽著這兩人的"開港",他在紙上用簡單兩三筆畫出了艾菲爾鐵塔、聖母院和阿拉伯文化中心。

在一個方桌邊坐著一群人打牌。這個遊戲包含了七種圖像: 建築線、街廓轉角切角、玻璃陽台、立面裝飾、帶狀開窗、自由平面、露台,進行在一張巴黎地圖上。贏得遊戲(若有辦法)是將他手裡所有的如此放置,以填滿一個空缺。就這樣,Pattou先生是林蔭大道/Boulevard的勝利者,Sauvage先生在Vavin路/Rue Vavin,Loos先生在xx街,Leclerc和Dussapin先生在OO路,Maurios先生則是勝在ox路。這是一個安靜而受歡迎的遊戲。完成的圖會裱進玻璃框,掛在沙龍廳的牆上。

在一個角落裡,一個說著無人能懂的語言的男子在玩堆Mikado或者搭紙牌房子,然後非常興奮地摧毀它們。他鮮少能找到玩伴,倒是有許多人好奇地觀看他從事這孤獨又愉悅的活動。

下兩層樓,煉獄 裡(:D)*,一局"戰爭"正打得火熱。Corbu和Haussmann沒有參與,他倆當然在天堂。那些引領戰爭的 — 著喇叭褲,衣上帶著花朵圖案裝飾,像60、70年代的流行 — ,各自引用這兩位教主的通諭。(:D))) 一組人開坦克車,噴射除草劑,謹慎地行動;另一組人則以整齊劃一的戰爭隊型抗戰。巴黎陷入戰事: 留下不可抹除的疤痕,以ZAC(計劃已決案區域)和大規模建築群的型式,及腹部中心遭軍刀無數次劈砍。

突然,在世者的禱告打破了因這兩造無盡的討論所豎立的沈默之牆: "我們受夠了你們的爭執不休!!!!"這陣呼喊被聽見了,兩式咒罵懊悔,所有人驟然達成了協議。天使出現,唱起多樣性的讚美曲。

Haussmann 和 Eiffel 與 Corbusier 分享蛋糕。護士們帶膚色ok繃進來。槍口綻放出花朵。陽光閃爍在公寓和豪宅。到處拔起艾菲爾鐵塔和大教堂——石造、玻璃造、水泥造、紙造。所有的開口棲息蝴蝶以及其他昆蟲。所有的大空地出現公園,在維葉特(La Villette)、在史達林格勒廣場旁、在Bercy。塞納河上船隻擺過和諧的水流、兩岸安上了橋。年輕男女進入美麗的建築學校。
(:D))))) 游泳的人在美善的游泳池"nouvelles vagues"裡悠游。到處都見櫥窗從新佈置,用各種色彩和各種品味風格,由東方到西方、北方到南方。Le Corbusier 和 Haussmann的兒孫及市長先生們、議長們正興致高昂: 他們還要攻下許多巴士底監獄。

*字典: 煉獄、滌罪所- 據天主教教義,人死後升"天堂"前在這裡洗滌罪惡。


[翻譯結束!]
有沒有人能告訴我,為什麼,要有護士們出場?
順便goo到的訊息: 冰淇淋: 這個 還有 這個

不怎麼好翻,幾乎每一句都有專有名詞,很擔心我孤陋寡聞會意不出作者的幽默。另外,我對建築用詞沒把握,如果你們知道更合適的詞彙,歡迎大聲說,如今我對我的中文已經不會臉紅了,怎樣都不會... 誰沒見過大風大浪、人仰馬翻的恥笑,哼哼哼! 內容除笑點外,若有邏輯詭異之處,也一樣喊聲(不無翻錯的可能)...但我想,十之八九能享受的好玩文章,至少我覺得蠻可愛的。 :)

2 則留言:

Shu-Mei 提到...

真有趣...再多寫點吧 ^ ^

shyuenwen 提到...

啊,對不起,還沒註明,這是翻譯一篇文章。在圖書館裡看到這本 Paris- Architektur und Utopie 只有法文和德文。這是其中一篇。
看起來很好玩的樣子-儘快把它翻完-其實我也還沒看完全文,自己也很不負責任地期待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