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12, 2007

行止在周日 前 後

昨晚說是要和同學討論競圖的工作。超簡短寒暄時說這種話,會反射性地發出笑容可掬、眼神放光,前程似錦的小小溫柔女強人的神光,其實一點意義也沒有。晚餐吃吃喝喝二個多小時,末了,腦力急速激盪二十分鐘,從兩人爭辯到兩人陶醉,從10cmx1ocm的便條紙到後來覺得可以更奢侈,撿出一張A4來,畫了一些未必更精細的夢,兩人拍手通過。她慣性說設計無聊沒有意義卻工作超有效率,我常有奇怪奢侈的念頭卻懶於動手。兩人想法南轅北轍,文化代溝加上經驗差距,有時討論設計幾乎翻臉拍桌子。所以,雖然交圖在三天後,但我們決定讓星期天空白,因為神聖的星期天啊,不應該驚擾眾神、不應該爭吵。

這就是悠閒的星期天的由來。
最近,我總是在早上把Mail回完,邊吃早餐邊看酪梨壽司的日記,哈哈大笑。餐後,洗洗刷刷,有些記憶片段從空氣縫隙掉落,沒留意就給劃過,眼前再度蒙上一陣薄霧。用幾分鐘前的開心努力地抗爭,生活還要向前。
有好幾個遠近不一的旅行計畫。有虛擬的、有真實的;有一天可來回的、也有一周或更久的打算;有朋友邀約的、有邀朋友的、當然也有一個人的打算。可是同時我心裡又一直想著錢的事。太輕巧的願望,有一些沈重的束縛壓一下會比較平衡。
有好多閱讀的願望。最奇異的一個可能是古文觀止。兩天前從平靜中突然落進極度的沮喪,已經是沒有理由的沮喪,毫無訴說或抱怨的願望,只剩兩個字,救我。難受著,突然想讀大學,其實以前也不曾認真想過的事,但就想感覺,如暮鼓晨鐘般的行歌: 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 ...
就這樣我開始想念溫文儒雅的古文。

最近看到一個文字風格很喜歡的Blog,寫到關於台北的故事,台北確實是那麼地精彩。為什麼我要離開呢?自己也懷疑了起來。
但我確實是想離開的。不只是旅行而已。就像有些地方我真的想去,不只是旅行而已。
但人在異地,必然吞下分離的苦楚,包括自己的離席。特別是,在旅途中偶然遇見的交心知情,想起總是又美好又疼痛。我懷疑像我這樣情緒起伏強烈的人,是不是先天上與漂流的行為衝突?曾經疲累地和一個朋友說,希望下一站,能夠安歇,不要再說再見。然而,又會不會是我,根本一直跟隨著,衝突的發生?

最近"探索"著 La Meglio Gioventu的故事旅行。因而興起畢業旅行的念頭,要打工存錢,再次殺進義大利靴子裡。其實不只是陽光美麗的義大利,所有我去過的地方我都喜歡。世界上根本沒有不好的地方。這是學習景觀得到的眼睛,所有的地方,都能找到的,它特別使人懷念的品質。分析是一回事,設計是另一回事,我想,我也像sleep,其實對都市空間、對使用者行為、心理更感興趣,雖然我也愛自然原野的清新樸實。我想,我雖然主意很多,但根本就懶得做設計,分析倒是比較能自然發生。

5 則留言:

sleep 提到...

liebe gruesse aus sao paulo!

shyuenwen 提到...

arbeitet doch ordentlich und fleissig!

sleep 提到...

ich bin ja aber fleissig hier...
die fluesse in sao paulo sind wirklich traurig.

was machst du in deinen ferien?
faerhst du nach muenchen?
daniel hat auch gasagt, dass du bei uns herzlich wilkommen bist.

:-)

shyuenwen 提到...

leider kann ich deine beiden Zimmer nicht benutzen,wirklich schade!!!

schaffe erst ab MittSep. hinzufaren.dann bist du wieder da,oder? Mir fehlt euch sehr...

Hat euch die Stadt langsam gefallen?

tyan 提到...

(哼 講悄悄話~)